Thursday, July 06, 2006

十六年

第一次看世界杯,是在1990年。半夜爬起来,在大教室里。 因为是德国参加决赛,德语系的同学占了大半,并且骄傲的欢呼。我对其中一个男孩颇有好感。于是也对德国队偏爱。毕竟,我看足球, 终归是感觉多于理智。

十六年后,在纽约看球,到多了一份怀旧, 沧桑,和理解。

又想起,那个“十六年后,在此相会“的叮嘱,原来杨过等了那麽久。

朋友说,多年不见的男友,突然出现在办公室,已经十六年了。本以为不会再相遇。这人生,也不过是往前走。

那夜到今夜,却恍惚一瞬。而我已不同。

无论四年还是十六年,都是太大的刻度,这样算,很多东西,都失去了意义。

虽然这球场上的欢呼,听上去没什莫两样,不管谁输谁赢,总有眼泪和欢笑。

只是--普拉迪尼老了。

3 comments:

Albatross said...

原来杨过等了那麽久
I like this very much :-)

chinadoll said...

I had thought I would never be old ...but ...

324 said...

十六年后有巴拉克,可是止步四强
八强时候我赌钱,德国拿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