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8, 2009

听程派,看红楼,吃枣花



为了庆祝春节,想写一下我这次回国的一个经历,喜欢上了一个角(JUE),那是程派的传人张火丁。不过是偶然陪爸妈看电视的时候,看了她在锁麟囊里的唱段, 一下被打动了。我受不了梅派,属于象鲁迅在社戏里讲的,伊呀的唱听着要打哈欠,但程派却是柔中带钢,温婉清丽,张火丁正是这样的人品。生活里沉默寡言,但内蕴深厚。嗓音陈厚,委婉,清晰。程砚秋当年的扮相也是动人。 

或许他们的沉稳婉约是对当今中国浮躁喧嚣的一种反讽,我觉得这才是中华文化的精华,大气,淡定,从容,悲而不伤。那是东方之美的完美诠释。去北京的时候,也看了梅兰芳大剧院当时的演出目录,没有张火丁,后来知道她在济南曾经作过专场演出,为济南的戏迷高兴。

我不是特爱看戏的,但是读红楼梦的时候,特爱看他们在家里请戏班唱戏的那些细节。贾母在听戏上还是蛮有品位的,只用萧管,隔着水听,也是一种简单自然。贾宝玉听戏完全没有主见。黛玉听得都是戏外的心曲,只除了隔墙听“似水流年”那一段。

在中国城看到有枣花卖,很想买几个。但当时满手都是东西,又急着赶回家准备PARTY的安排,就没有买。枣花是我小时候家里过年必有的,又肯定是爸爸亲手做,因而是非常隆重的食品,老爸的创造力和想像力都得到充分发挥。我是托腮等着的,非常捧场。有时想爸爸实在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很想他。

今天过节,在纽约,特别想看红楼梦,听程派,吃爸爸做的枣花。这也许是所谓乡愁。


听程派,因为有YOUTUBE,还是可以做到的

慷慨赠予,因果循环,换珠衫依旧是富贵模样。中国人也喜欢大团圆结局。


牛年吉祥!

3 comments:

Albatross said...

check this out:

http://pigu6.ycool.com/post.1427584.html

-- and its following posts。说的就是张火丁在济南的演出。老六的文笔很有趣,描写的张火丁也很动人。

viv said...

very enjoyable...thanks for sharing.

I keep on reding his post and find that he may have kept an even closer relationship with "Fire", check this one out

http://pigu6.ycool.com/post.2060450.html

Albatross said...

sent you the wrong link, here it is:

http://pigu6.ycool.com/post.1506371.html

济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