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0, 2005

往复


站在街头
我们一群人决定去哪里喝酒
仿佛是昨日
我们作着同样的决定
只是人已不同
新的相识笑容如此灿烂
而老友已只是网上的一个名字
一个有时沉默并保持沉默的存在
依然走过同样的街道
在夜晚十一二点的纽约
想起曾经的聚会,在河的那边
在曾经的家里,我们有酒为伴
满座高朋, 人人自醉
但是发生了什么
让我站在人群里
面对陌生的现在
想起过去
知道有些时光
无法往复`

7 comments:

citifoliage said...

想起以前与朋友深夜共醉的时刻,八只酒杯举向空中,快乐,仿佛是因为有朋友为伴,可是自己又无比清醒地存在。寒冷的夜晚,裹紧大衣,喧哗的穿过冒着热气的蛋糕店。如今人人天各一方,深夜想起,怀念的是过去的时光,还是过去的自己?

朋友,你的过去,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vivianzhu said...

是青春的记忆, 也是我们自己的走过. 岁月流逝, 多年以后, 冬夜的蛋糕店, 在纽约, 那种过往是你我都将记取的.

我爱纽约的冬天胜过夏日. 谢谢今天的PASTA! ;-)

Dong said...

最近又爱读这个, 真是萧索:

话说万历二十三年,那南京的名士都已渐渐销磨尽了。此时虞博士那一辈人,也有老了的,也有死了的,也有四散去了的,也有闭门不问世事的。花坛酒社,都没有那些才俊之人:礼乐文章,也不见那些贤人讲究。论出处,不过得手的就是才能,失意的就是愚拙;论豪侠,不过有余的就会奢华,不足的就见萧索。凭你有李、杜的文章,颜、曾的品行,却是也没有一个人来问你。所以那些大户人家,冠、昏、丧、祭,乡绅堂里,坐着几个席头,无非讲的是些升迁调降的官场;就是那贫贱儒主,又不过做的是些揣合逢迎的考校。那知市井中间,又出了几个奇人。

vivianzhu said...

这是出自什么书? 虽是萧索, 却又在结尾一转, 倒又让人有了希望和念头.

人生不能从上往下看, 一看几十年不过是一件大事,而每一刻的悲欢就没了意思.

仿佛看唐传奇故事, 在某个街市上看到那个奇侠的影子, 总是让人唏嘘不已. 留点空白, 让人盼着, 掂着, 才有滋味. 一点小感慨.

你帖的这个, 真好.

Dong said...

这是儒林外史最后一回的开头. 我这次把存在济南家里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版带了回来,每天温习几回.

大约爱读小说的人都有此感觉: 读开头时如少年入世,无处不觉新鲜; 读中段如驱车游园,目不暇给; 读结尾处如盛宴即散,爽然若失,生的生,死的死,走的走...热闹不再,就是书里的大恶人也是不舍得. 这个感觉柯南.道尔在福尔摩斯探案集尾声里写得最好,可惜网上找不到,手边又不趁手.

卷头词也好: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沈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这一首词,也是个老生长谈。不过说:人生富贵功名,是身外之物;但世人一见了功名,便舍著性命去求他。及至到手之后,味同嚼蜡。自古及今,那一个是看得破的?

另外书里很有几段吃的描写,都是安徽,江浙一带家常菜的白描,令我食欲大开.

Dong said...

又重查了一下,这次居然找到了, 应该是福尔摩斯探案集最后一卷"新探案"的序言. 柯南.道尔写道:

我担心福尔摩斯先生也会变得象那些时髦的男高音歌手一样,在人老艺衰之后,还要频频地向宽厚的观众举行告别演出。是该收场了,管是真人还是虚构的,福尔摩斯不可不退场。有人认为最好是能够有那么一个专门为虚构的人物而设的奇异的阴间——一个奇妙的、不可能存在的地方,在那里,菲尔丁的花花公子仍然可以向理查逊的美貌女郎求爱,司各特的英雄们仍然可以耀武扬威,狄更斯的欢乐的伦敦佬仍然在插科打诨,萨克雷的市侩们则照旧胡作非为。说不定就在这样一个神殿的某一偏僻的角落里,福尔摩斯和他的华生医生也许暂时可以找到一席之地,而把他们原先占据的舞台出让给某一个更精明的侦探和某一个更缺心眼儿的伙伴。

vivianzhu said...

Test